综艺节目收视率 60%以上电视综艺节目收视惨淡!原因何在?

今年夏天,音乐类节目《中国新歌声2》与《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的“冷热不同天”,成为2017年以“综N代”为首的电视综艺与新生力量网综势力增减的最好缩影。

“你有freestyle吗?”当《中国有嘻哈》频登微博热搜之际,当《明日之子》冠军毛不易的新歌《消愁》霸榜之时,多少人还在意《中国新歌声》第二季都发生了什么?


综艺节目收视率 60%以上电视综艺节目收视惨淡!原因何在?

一档由爱奇艺自制的Hip-Hop音乐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成为今夏现象级综艺:开播4小时播放量破亿,成为中国最快点击量破亿的综艺;第九期播出后,节目的累积播放量超过15亿。高热度的背后是高投入,据媒体报道,该节目的总投入超过2亿人民币。与普通网综一般在5000万以下的投资相比,《中国有嘻哈》堪称“超级网综”。


综艺节目收视率 60%以上电视综艺节目收视惨淡!原因何在?

《明日之子》的走红,标志着《超级女声》《快乐男声》一代选秀模式的远去。节目首创盛世美颜、盛世魔音、盛世独秀三条赛道,以更细分的方式网罗不同风格的选手,提供对等的晋级机会。节目还将传统的评委、观众更新为星推和粉推。“星推”杨幂、薛之谦和华晨宇,三位一改评委角色,作用更像是选手的伯乐与经纪人,并在节目开端贡献了大部分流量。“粉推”意味着与网友深度互动,从选手报名选拔到网友打榜助力偶像进击,把粉丝与偶像的互动性推向纵深。

同为音乐类节目,爱奇艺的《中国有嘻哈》是从小众领域嘻哈音乐小口切入,搅动中国地下的嘻哈文化市场,拓展了中国音乐类节目的疆界;腾讯视频的《明日之子》则是创新“超女时代”以降的打法,面向95后、00后打造个人偶像音乐厂牌,大玩互联网时代的偶像选秀。


综艺节目收视率 60%以上电视综艺节目收视惨淡!原因何在?

差不多同一时段,浙江卫视老牌音乐节目《中国新歌声2》开播,收视与热度却不及前季。自“好声音”去年改为“新歌声”后,节目关注度已缩水,即使有了陈奕迅的加盟,但是没有令人眼前一亮的歌手,没有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中国新歌声2》在导师的唠嗑中平淡收场。

《中国新歌声》的处境代表了很大一部分电视综艺,尤其是“综N代”,在后模式红利时代面对自身形态老化与外界网综进攻双重夹击之下的困窘局面。《奔跑吧》引入新女MC迪丽热巴,与鹿晗大炒“陆地CP”,Baby产后复归又渲染“兄弟情深”,凡此种种也未能抬升热度。《歌手》进行了赛制的大幅革新,突出竞演与淘汰元素以提升节目可看性,但也难掩关注度下降的问题。


综艺节目收视率 60%以上电视综艺节目收视惨淡!原因何在?

2017年上半年,电视综艺节目收视比重下降1.4个百分点,不及电视剧对频道整体收视的拉动能力。综艺节目播出时长占总节目时长的6%,相比去年同期水平小幅下滑。从收视效果看,超过六成节目收视低于0.5%,收视成绩相对较好的节目一般是“综N代”,节目创新面临瓶颈。从数量分布看,2017年上半年收视率过1%的仅有25档,其中户外竞技类有7档,室内竞技类有14档,其他非竞技类合计4档。

经过近几年的高速发展,网络综艺从重规模成长向重品质提升转变。网络综艺节目从2016年的126档增至2017年的197档,其中投入较大、专业水准较高的节目日渐增加。2017年新上线网络综艺节目播放量总计552亿次,同比增长120%,其中排名前十的网络综艺节目播放量达231亿次,占总量的42%,头部效应较为明显。

总体而言,2017年是老牌电视综艺遭遇瓶颈而网络综艺奋发跃进的一年。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今年不乏“大制作”、“现象级”的头部网综助推网络综艺节目影响力提升,但整体来看网综优秀节目仍然较少。不论是电视综艺还是网络综艺,内容创新都是吸引观众的最重要元素。

文化类节目走红,慢综艺受追捧

谈话类节目中脱口秀异军突起

从综艺节目类别来论,2017年的中国综艺市场存在三大现象:以《见字如面》《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为代表的文化类节目意外走红,被称为“综艺清流”;受韩综影响,自湖南卫视《向往的生活》以来,下半年慢综艺受到追捧,出现卫视慢综艺混战;谈话讨论类节目中,以《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为代表的脱口秀节目异军突出,引发业界讨论:中国是否会迎来脱口秀的春天?

1、文化类节目意外走红

今年上半年,随着几档高品相文化节目的意外走红,文化品类开始进入业界视野中心。这些文化类节目播出后得到高度评价,被赞体现了电视媒体的价值引领作用,也被管理部门赋予了引领文化自信和自主创新的示范意义。

年初,由实力文化制作、在腾讯视频和黑龙江卫视播出的《见字如面》,一档明星读信类节目,在社交网络上引发了“自来水”式的安利与传播。

春节前后,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悄无声息地播出,经过一个假期的发酵,节目火了。飞花令、16岁的学霸武亦姝,让观众感受到中国古诗词的美妙之处。

紧接着,筹备了两年时间的央视《朗读者》开播,将文化类节目的热度推向一个新高潮。不管是首次担当制作人、通过诗词大会展现“腹有诗书气自华”形象的董卿,还是节目体现的文化趣味、情感温度、人文情怀,都吸引了电视上下的大量粉丝,且得到了官方的高度肯定。


综艺节目收视率 60%以上电视综艺节目收视惨淡!原因何在?

文化类节目的走红,昭示着2017年中国综艺市场第一个爆款种类的到来。《朗读者》之后,相继出现了东方卫视《诗书中华》、浙江卫视《汉字风云会》、江苏卫视《阅读·阅美》、北京卫视《念念不忘》等节目,年底央视《国家宝藏》的开播更是再掀荧屏“文化热”。

2、慢综艺受追捧

“小火慢烹”式的慢综艺,在湖南卫视年初一档起初不被看好的“裸奔”节目后,被迅速跟进,以至年底出现了卫视慢综艺混战。


综艺节目收视率 60%以上电视综艺节目收视惨淡!原因何在?

黄磊、何炅、刘宪华三人在北京郊区一个叫蘑菇屋的地方回归田园生活,每日三餐自给自足,还要招待来访的客人。没有高强度的竞技环节和人物冲突,只有清新的田园风光、舒缓的生活节奏、充满治愈感的人物相处,这就是湖南卫视首开先河的慢综艺《向往的生活》。招不到商、起初“裸奔”的这档节目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绩:1.7+的平均收视率,几乎盘踞周日档收视榜首的成绩,1.3亿的平均点击率,26亿的话题阅读量。更重要的是,它引导市场认识到了“慢综艺”这一品类。

《向往的生活》的出现与其良好的市场反馈,以及韩国新开发节目《尹食堂》《孝利家民宿》的热播,为苦于原有节目老化、迫切寻找新出路的卫视平台,指出了一条慢综艺的发展之路。


综艺节目收视率 60%以上电视综艺节目收视惨淡!原因何在?

7月,湖南卫视推出了经营体验节目《中餐厅》,赵薇、黄晓明、周冬雨、张亮、靳梦佳五人在20天时间内经营一家位于泰国象岛的中餐厅,做出中国味道。

进入四季度,东方卫视《青春旅社》开播,湖南卫视再推节目《亲爱的客栈》,两者都是民宿经营类节目。除此之外,还有浙江卫视的古屋改造节目《漂亮的房子》,以及江苏卫视主打“共享生活”概念的《三个院子》。

至此,国内的慢综艺节目皆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后继乏力,比如慢不下来的“慢综艺”伪概念。而且,在慢综艺新节目扎堆的四季度,卫视平台的收视仍呈现低迷状态。

2018年的慢综艺会呈现一个怎样的发展态势呢?从目前情况来看,对于有“韩流东渐”之嫌的慢综艺品类,国内节目对其研发制作的精髓和逻辑尚未完全厘清,且深陷抄袭疑云。国内慢综艺之路,任重道远。

3、脱口秀节目异军突起

谈话类节目一直是网络综艺的一个强项,比如王牌IP《奇葩说》《晓说》以及口碑日渐走高的新节目《圆桌派》等。2017年,谈话类节目中的脱口秀门类异军突起,代表作当属由笑果文化出品的《吐槽大会》。


综艺节目收视率 60%以上电视综艺节目收视惨淡!原因何在?

网综《吐槽大会》是美国节目《Comedy Central Roast》漂洋过海的中国版,一经推出,便收获大量拥趸,也顺利成为年度爆款之一。节目对明星嘉宾的嬉笑怒骂、吐槽狂怼让观众耳目一新,更是饱受互联网年轻一代的喜爱。以此为起点,今年相继出现了《脱口秀大会》《冒犯家族》等衍生脱口秀节目。

相较于电视平台式微的喜剧类节目,《吐槽大会》以垂直美式脱口秀为切口,再造爆款。加之现在在做的喜剧脱口秀IP孵化,不少人认为中国脱口秀市场的春天已至。但不容忽视的是,喜剧语言类节目背后创意和人才的枯竭,将是未来脱口秀节目发展的一大隐忧。